<strike id="99lzt"><span id="99lzt"><nobr id="99lzt"></nobr></span></strike>

      <form id="99lzt"></form>

            <address id="99lzt"><nobr id="99lzt"></nobr></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租賃動態 » 租賃講堂 » 法規案例 » 正文

                  韓國“斗山融資”被曝大面積暴力討債

                  發布日期:2018-09-27   作者 :  文章來源 :民主與法制社
                  摘要: 繼斗山工程機械(中國)有限公司(下稱:斗山中國)近期爆發與代理商間的債務“戰爭”后,斗山中國旗下的斗山中國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斗山融資)相繼在甘肅蘭州等地亦向終端租賃客戶展開討債行動。值得關注的是,在向一系列租賃戶的討債中,斗山融資采取了先暴力手段強行收回相關被租賃機械,繼而向法院起訴討要高額拖車費、租金及利息。
                  繼斗山工程機械(中國)有限公司(下稱:斗山中國)近期爆發與代理商間的債務“戰爭”后,斗山中國旗下的斗山中國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斗山融資)相繼在甘肅蘭州等地亦向終端租賃客戶展開討債行動。值得關注的是,在向一系列租賃戶的討債中,斗山融資采取了先暴力手段強行收回相關被租賃機械,繼而向法院起訴討要高額拖車費、租金及利息。
                   
                  “欠債還錢本來是簡單的民事糾紛,但是斗山融資卻采取暴力手段,強行拖走我們以融資租賃方式購買的工程機械,而且隨后以惡人先告狀的方式,將我們告上法庭,討要被拖走的機械及拖欠的租金及利息。”甘肅武威斗山機械客戶劉先生實在也想不通,號稱國際品牌的韓國斗山竟然會采取如此“下作”方式收債。
                   
                  據了解,劉先生于2011年與斗山融資簽定融資租賃合同,租賃了該公司工程機械一臺。2014年合同到期后,該工程機械的銷售商,應客戶要求從甘肅斗山在斗山中國公司的保證金賬戶中扣掉劉先生的逾期本金及罰息;同時,還請求用保證金沖抵逾期款的還有另外兩個融資租賃合同項下的挖機租金。
                   
                  不過,斗山中國僅扣除了另外兩個合同項下的租金,并沒有扣除劉先生的上述款項。由此,致使劉先生的租金一直逾期,逾期罰息從39592元,直至暴增到17.8萬元。
                   
                  2017年5月30日深夜,斗山融資方面雇用十余個社會人士,手持砍刀、棍棒等兇器,突然闖入劉先生上述挖機所在的一個工地,采取恐嚇、限制自由等方式將工地工人控制,并強行從工地將上述挖機拖走。
                   
                  次日,劉先生報警后,警方聯系到斗山方面的負責人孫某,但孫某否認拖走挖機。
                   
                  一周后的2017年6月7日,孫某向劉先生發來解除合同通知書彩信,承認自己拖走了挖機。同時,要求劉先生一次性支付逾期款項17.8萬元及拖車費9萬元。然而,當劉先生支付了上述款項后,卻發現被拖回的挖機上的大量配件及汽油被偷。
                   
                  據記者調查,劉先生的遭遇并不是個案。
                   
                  來自甘肅蘭州、白銀等7個斗山客戶,亦因為未及時付給斗山融資租金及利息,在2017年8月、10月間被斗山方面在夜間以同樣的方式“搶走”了9臺挖機。
                   
                  當這些客戶試圖聯系斗山清償欠款時,卻接到了蘭州市七里河區法院的傳票。
                   
                  天價拖車費
                   
                  2017年底,斗山融資分別在七里河區法院起訴了上述客戶。其訴求是要求返還9臺挖機,并支付租金、罰息及拖車費。
                   
                  “這不是無賴嗎?”孫某說。斗山方面搶走挖機后,在法院主張返還挖機及挖機被拖走期間的租金。另外,其主張的拖車費亦明顯超出正常水平20多倍。蘭州客戶孫某的一臺挖機,從蘭州被拖到西寧,其正常的拖車費不超過5000元,但斗山方面主張的拖車費竟然高達近14萬元。
                   
                  此前,蘭州市七里河法院的一個判例顯示,斗山挖機客戶閔香城以融資租賃方式在斗山融資處承租一臺挖機后因生意不好拖欠租金,2017年被斗山融資告上法庭。當時,除租金利息外,斗山融資主張的拖車費高達16萬元之多。
                   
                  蘭州七里河法院“2017甘0103民初522號”民事判決書顯示,法院僅支持其租金及罰息,并未支持斗山融資16余萬元的拖車費。法院認為,16余萬元的拖車費明顯超過合理的運費范疇,因此不予支持。
                   
                  律師:
                   
                  斗山融資涉嫌構成刑事犯罪
                   
                  2018年8月16日,蘭州市七里河區法院公開審理了斗山融資與上述客戶孫某的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當日在法庭上,雙方爭議的焦點仍確定在,挖機被扣后能否再返回,拖欠租金是否包含挖機被扣期間的租金,以及“天價拖車費”等。
                   
                  在法庭辯論論環節過后,斗山方面的代理律師當庭表示要撤回要求返還挖機的訴求。
                   
                  上述挖機客戶的代理律師認為,這足以說明,斗山方面存在夸大事實惡意訴訟的嫌疑。首先,在斗山方面采用私立救濟的方式,強制收回挖機的行為中,其救濟方式涉嫌過當。而因此給挖機客戶造成的損失,斗山方面也應該承擔責任。其次,斗山方面既然通過訴訟的方式來維權,就不應該私自暴力扣車的違法手段,而是應該采取訴前保全的合法手段來維權。
                   
                  律師認為,斗山方面采取暴力手段強行拖走挖機,而后仍在法庭訴求中要求客戶返還挖機。這種行為不但違背客觀事實,而且違背誠信原則,且已經涉嫌構成刑事犯罪。
                  挖機本身是生產工具,只有施工才可能產生利潤,并向斗山方面支付租金,但斗山方面已經扣車了,還要求支付租金顯然不合常理,也不合法律規定。
                   
                  其一、暴力拖車之后,承租客戶還面臨施工損失及賠償,這個損失應該由誰負責?
                   
                  其二,被斗山拖走的挖機殘值到底有多少,這個殘值是否應該由客戶享有還是斗山享有?
                   
                  也正由于上述問題,尤其是斗山方面當庭撤回要求返還挖機的訴求后,法庭宣布原本于當日下午繼續審理的7個案件,延期審理。
                   
                  盡管目前上述系列案件的走向仍在司法程序中,但是斗山上述惡意訴訟及暴力收債的方式,已經在當地工程機械業內引起客戶反感。
                   
                  有斗山客戶表示,斗山融資高價雇用了不少社會人員暴力收回挖機,而其在訴訟時又擬將此項費用轉嫁給其客戶,讓人心寒。
                   
                   

                  動態排行

                   
                  亚洲娇小与黑人巨大交
                  <strike id="99lzt"><span id="99lzt"><nobr id="99lzt"></nobr></span></strike>

                      <form id="99lzt"></form>

                            <address id="99lzt"><nobr id="99lzt"></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