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99lzt"><span id="99lzt"><nobr id="99lzt"></nobr></span></strike>

      <form id="99lzt"></form>

            <address id="99lzt"><nobr id="99lzt"></nobr></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租賃動態 » 融資平臺 » 融資租賃 » 正文

                  歿、亡、崩、逝 ——中國融資租賃公司的幾種死法

                  發布日期:2018-05-26   作者 :  文章來源 :
                  摘要: 資本的根本屬性都是逐利的,不過,不同資本之間嗜好還有不同,有些資本傾向于投資,而有些資本傾向于投機。

                  1 怎樣變為星星?

                  有一段時間,六歲的兒子對關于死亡的話題特別感興趣,觸動他的是一本名叫《獾的禮物》的兒童繪本。繪本中,主人公獾先生在有生之年幫助了很多人,在它離世后,動物們都無比地懷念它。獾先生在離開的過程中,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它夢見自己老邁的雙腿突然有了力量,并在一條長長的隧道里快速地奔跑,直到它越飛越高。

                  兒子第一次看完后,有些困惑,問我,爸爸,獾先生最后怎么呢?

                  我告訴他,獾先生死了,永遠地離開了動物們。

                  兒子聽后若有所思,接著問,那它為什么越飛越高,它飛到哪兒去了?

                  我答道,獾先生非常善良,被動物們尊重,所以它死后飛到了天上,變成了一顆星星。

                  兒子沒有問盡興,又拋出了問題,那是不是所有人死后都會飛到天上去,然后變成星星?

                  嗯……不全是,有些壞人可能變不成星星。我想了想,回答他。

                  那壞人死了后可能會去哪兒?兒子越來越感興趣。

                  這個……不太好說,有可能去地下,也有可能哪兒都去不了。我覺得他再問我就要招架不住了。

                  那米高的曾曾祖父是不是也是個壞人,才會哪兒也去不了。兒子一個急轉彎,直接拐到了《尋夢環游記》。

                  哦,米高的曾曾祖父不是,大家以前以為他做了不好的事,但后來發現他非常非常地愛他的家人,我也跟著拐彎。

                  那米高的曾曾祖父最后變成星星了,對吧!兒子好像松了口氣。

                  是的,所以他能在亡靈節時回去看米高。我也松了口氣。

                  對于我的終老年紀,兒子有他的安排,他總是說,爸爸,你147歲時,才會上天變成星星。

                  2 租賃公司的歿、亡、崩、逝

                  資本的根本屬性都是逐利的,不過,不同資本之間嗜好還有不同,有些資本傾向于投資,而有些資本傾向于投機。

                  客觀地說,并不是所有的融資租賃公司在成立之初,都想過要基業長青,有些融資租賃公司非但沒有想過,甚至他們腦子里想得,恰恰就是只要過一把癮就死。

                  我曾經的一些同事,有過實質就是項目公司的融資租賃公司的從業經歷,這類公司,大多都是銀行的外掛,做做通道,吃著利差。

                  有次,我問身在其中的一個人,出差多嗎?

                  基本不出差!他懶洋洋地回復。

                  不去實地看看項目嗎?我覺得至少要知道項目和企業是真實存在的。

                  不用,銀行兜底了。他習以為常的答復。

                  銀行又出錢,又兜底?這樣好的生意。我或多或少有些吃驚。

                  是啊,這個融資租賃公司就相當是個項目公司,做完項目就撤了!他詭異地笑了。

                  但怎么拿到銀行授信?我追問。

                  找上市公司做擔保??!現在只要是上市公司,各類金主追著給。他很輕松地回我。

                  銀行兜什么底?我好像個門外漢。

                  銀行變相兜底??!上市公司的不動產、動產、股權、成品、半成品、原材料全都給了銀行,銀行相信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兜底,銀行也就等同于兜底。況且我們只是穿著融資租賃的衣服,實質幫銀行做著信貸,半年,最長也就一年,錢就收回來了,他振振有詞。

                  你打算做幾年?我換了話題。

                  我知道你想說這樣干,干不長,但我只是個職業經理人。他其實很明白。

                  最近這幾年,去杠桿了,銀行自己都在解決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所以,通道安靜了。

                  歿。

                  融資租賃這個新業態,在那幾年,的確很吸引人,比銀行收益高,比投行更有保障。于是,有人帶著錢先進來了,但實際上并沒想好怎么干,我和他們其中的一些人有些交流。

                  融資租賃項目平均的收益率一般有多高?他們很期待地問。

                  分行業,分地區、分客戶,看政策,也要看你的風險承受度。我可以直接說一個具體的數字,但我不想敷衍了事。

                  那什么樣的行業,什么地區,什么類型的客戶最容易做到高收利率?他們有些迫不及待。

                  你準備壞賬率是多少?我仍然沒有直接回答他們。

                  當然是零壞賬。他們不假思索。

                  嗯,高收益、零壞賬,很難,我提醒他們。

                  那哪個行業風險會低一些?還是直線條的問題。

                  都不低,主要是看怎么控制風險。我實話實說。

                  需要找什么類型的風控人員?他們認為只是招人的問題。

                  除了招人,主要還是要有體系構建,不是簡單的防守,而是積極的防御。我盡量說的通俗些。

                  做醫療和教育可以嗎?我看整個行業里做這兩個產業的最多。他們已經不想再說風險的話題了。

                  嗯,是兩個好產業,關鍵看你的后發優勢是什么?我說到。

                  政府平臺現在好像做的也不少,這個我有很多資源。他們繼續自己說自己的。

                  ……

                  他們中有那么幾個,現在還活著,也有一部分,迅速堆起了幾十億的資產,也迅速地形成了幾十億的壞賬。

                  亡。

                  知者無畏的進入者終究還是少數,大多數的參與者至少知道基本常識,甚至有些,還有自己的戰略思考,不過,卻給人性留了太多的空間。

                  行業里總是能傳出一些真實的事件,一個朋友和我說,又有人被抓進去了。

                  又是找客戶要居間費用?我問。

                  應該是,數額不小。朋友回道。

                  大的很離譜嗎?我追問。

                  大幾千萬吧。朋友肯定地說。

                  項目窟窿大嗎?我比較關心這個。

                  不是一兩個項目的問題,經偵把所有項目從頭到尾查了個遍。朋友可以做私家偵探了。

                  他一個人干的?我想確認下。

                  團伙作案,那哥們是總經理,哪能親自動手。朋友講解著案情。

                  那家融資租賃公司怎么樣了?我繼續問。

                  出險的項目已經在催收了,沒出險的也排查了一遍,據說很不樂觀。朋友仿佛經歷了所有的過程。

                  他們的股東一定很有錢,所以能容忍這種主觀故意的損失。我說著反話。

                  關鍵是流程都合規,但源頭都是假的。朋友感嘆。

                  人性的善與惡可以主導規則的利與弊,留給人性太多的空間,體系防不住。

                  崩。

                  既不是過把癮就死,也不是蠢死,也不是被人弄死的,也有,還有一種結果,叫彈盡糧絕。

                  有一種人,是懷揣著理想來的,他們不但知道應該確定什么樣的戰略方向,知道怎么去平衡規模、收益和風險的關系,也知道該如何構建合理的運營體系,對行業選擇還有自己獨到的見解,更別說已經具備了扎實的基礎技能儲備??墒?,就是這種看似全能型的參與者,最終也還是意外或者不意外地消失了,也有的,即將消失。

                  問題在哪?

                  沒錢了。

                  資本金用完了,銀行借不出杠桿了,ABS越來越難發了,談好的投資人也不再貿然注資了,P2P成本比融資租賃的收益率還高,加上一轉身,突然發現爆發了系統性風險,連原本極具潛力,自認為最靠譜的客戶都出現了資金鏈斷裂。他們也想過跳下河,拉客戶們上來,但無論如何,實在跳不下去,也不敢跳下去,因為囊中羞澀,彈盡糧絕。

                  怎么辦?打完收工吧。

                  逝。

                  3 自殺or他殺

                  看過東野圭吾作品的人,大都知道他的小說絕大部分都是關于他殺和自殺的故事,謎一樣的線索,經常會讓看書的人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每當看到一個角色又離奇死掉的時候,甚至我們自己都會產生沖動,心里琢磨著是不是需要按照情節去演練一番,去體驗那種極大地刺激著人的腎上腺的自殺和被殺的快感。

                  不過殺戮終究過于血腥,殺掉自己和殺掉別人都不如終老更符合自然規律。我們都渴望終老,即使抵擋不了死亡就像家常便飯一樣,每天都在發生。

                  馬云說,阿里巴巴要做一家102年的老店,這個目標符合自然規律。融資租賃公司能做多少年?有人說,基業長青,有人說,做一年是一年。

                  本文來自零壹租賃智庫,創業家系授權發布,略經編輯修改,版權歸作者所有,內容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

                  動態排行

                   
                  亚洲娇小与黑人巨大交
                  <strike id="99lzt"><span id="99lzt"><nobr id="99lzt"></nobr></span></strike>

                      <form id="99lzt"></form>

                            <address id="99lzt"><nobr id="99lzt"></nobr></address>